A-A+

受憋的禅师

2012年07月04日 心情随笔, 轻松一刻 受憋的禅师已关闭评论 阅读 902 人 次

青年问禅师:“大师,我很爱我的女朋友,她也有很多优点,但是总有几个缺点让我非常讨厌,有什么什么方法能让她改变?”

禅师浅笑,答:“方法很简单,不过若想我教你,你需先下山为我找一张只有正面没有背面的纸回来。”

青年略一沉吟,默默地掏出一个麦比乌斯环。

青年问禅师:“我的心被忧愁和烦恼塞满了怎么办?”

禅师若有所思地说:“你随手画一条曲线。用放大镜放大了看。它的周围难道不是十分明朗开阔吗?”

那个青年画了一条皮亚诺曲线。

青年再问禅师,我的头脑却是被这种繁杂的世俗所装满,却要如何是好?

禅师说,你画一个没有瓶子。它总有一个尽头。你不把它里面的东西倒出来,怎么装新的进去?

青年若有所思,画了一个克莱因瓶。

青年问禅师:“我现在遇到了很多很多的困难和烦恼,怎么办?”

禅师说:“你随手画一条曲线,用放大镜放大了看,它还有那么弯曲吗?”

那个青年画了一个魏尔斯特拉斯函数。

青年问禅师:“大师,我喜欢一个姑娘,但是我和她相距千里,她又不喜欢我。”

禅师笑道:“得不到就是得不到,这就是没有缘分吧,你和她像两个平行线永远没有交点。”

青年略一沉吟:“黎曼几何。”

青年问禅师:“大师,我想要很多钱,但是我又不想付出,你能教给我方法吗?“

禅师微笑说:”可以,但是你要先给我找一样东西,它无穷无尽,又不占任何地方。“

青年思索一会儿,默默的写了一个康托尔集。

青年问禅师:“大师,我害怕死亡,你能告诉我怎么办吗?”

禅师笑答:“世界上任何东西最后都归为死亡,没有任何东西是不生不死的。”

青年抓来一只薛定谔的猫。

青年问禅师:“我觉得我在这个世界上是多余的,没有人需要我。”

禅师说:“就像你所学的数学,无论怎样复杂艰深的函数,都有适合的图形对应。你只是还没找到那个图形而已。”

青年沉思一番,提笔写下了狄利克雷函数的解析式。

青年问禅师:“大师,在单位,他们总嫌我棱角太突出,不合群!”

禅师掏出数根圆柱铺在地上,在上面搁了一块木板,并推动它,说:“你看,轮子合作一致才能保持所承载木板的平稳前进,你能找到棱角突出的形状也让木板平稳 前进吗?”

青年略一沉吟,默默地掏出一个莱洛三角形。

青年: “我发现我的内心到处都是空虚,怎么办?”

禅师说:“一块破烂不堪的布,剪下其中的一小块,不也是完好无缺的么?”

青年默默地掏出了一块谢尔宾斯基地毯。

青年人问大师:“四季循环,昼夜更替,为什么会有这种自然规律?”

大师微微思索道:“你看天上恒河沙数,但它们都有自己既定的运行轨道。但凡我们能够描述的事物,都会有它自己的规律。”

于是,青年人在沙地上写出了薛定谔方程。

青年:“大师,我期末辛苦准备了很久成绩却还是不好,GPA降了好多,有什么方法能让我GPA只升不降么?”

禅师浅笑,答:“潮涨潮落,月圆月缺,这世上可有什么规律是一直增长却断然不会下降的?”

青年略一沉吟,说“熵”。

青年问禅师:“我工作很努力,但是事业上没有一点成就,怎么办?“

禅师说:”九十度很热,但是这样的水温,能让水沸腾吗?“

青年略一沉吟,说”我是拉萨长大的“

禅师举着一个钵,让青年把他装满,青年装了一钵石子。禅师说,其实,钵并没有满,于是往里又加了一些沙子,问,现在满了吗?青年略一沉吟,说,没满,还可 以加水,然后加盐至过饱和,不行的话用溶解度大的盐,或者加氢氟酸溶解掉沙石,后蒸去残液,再加高温熔融,再还原成硅单质并且做成闪存装满数据。

禅师:我给你讲个人生哲♂学吧!

青年:好!

禅师:世界第一高峰是哪个?

青年:珠穆朗玛峰!

禅师:世界第二高峰呢?

青年:乔戈里峰!

禅师:第三高峰呢?

青年:干城章嘉峰!

禅师:第四高峰?

青年:洛子峰

禅师:第五?

青年:马卡鲁峰!

禅师:……

青年:哎,说起来,你刚才说想给我讲的人生哲♂学是什么啊?

禅师:……呔!吃我一记大慈大悲千叶掌!

青年问禅师:我总是和我的兄弟们合不来,他们讨厌我,我也讨厌他们……

禅师浅笑,拿出一根筷子,递给青年:来,折断它…

青年接过筷子,很轻松地就折断了

禅师又拿出两根筷子,笑道:来试试一起将它们折断

青年接过筷子,很轻松地就折断了

禅师又拿出三根筷子,笑道:来试试一起将它们折断

青年接过筷子,很轻松地就折断了

禅师又拿出四根筷子,笑道:来试试一起将它们折断

青年接过筷子,很轻松地就折断了

……

……

……

禅师又拿出四十七根筷子,青年抢过来,一把全部拗断了;

禅师沉吟片刻,摆出架式,一记大慈大悲千叶掌劈死了那个青年。

青年问禅师:“大师,我很爱我的女朋友,她也有很多优点,但是总有几个缺点让我非常讨厌,有什么什么方法能让她改变?”

禅师沉吟片刻,摆出架式,一记大慈大悲千叶掌劈死了那个青年。

片刻后,禅师颇为纳闷的自语:“我似乎少说了句话?”

标签:

评论已关闭!